殷双喜:青年艺术家不应过早定型

刘倩  来源:雅昌艺术网 发表时间:2017-02-04

摘要:在经历了众多嘉宾关于学院教育和川美教学模式的讨论之后,殷双喜最终总结时谈到了对于川美毕业后的青年人的状态的几点建议:“川美的青年画家或者学生创作有一个特点,就是早熟;很多学生在三四年级都已经跑到北京、上海去打工、找工作,工作于北京、上海的艺术杂志、网站,所以说川美同学敢闯天下,能吃苦,敢于打拼,这些都特别值得赞赏和鼓励。但是我从另外一个角度也有一点困惑,如果你过早出去工作的话,大学阶段本应安心读书的时候还有有时间读书吗?我们现在川美毕业的不少青年艺术家,早早在全国展览,并且在市场上有不错的收获。但是五年八年下来,我们会发现这么一大批成功的青年艺术家里面,继续发展的后劲不足。有相当多的艺术家,早早形成图象的样式以后,他就不太好变了,那你基本上就可以从学术性的展览转到画廊去了,这就是说产品过早的定型。”

殷双喜:青年艺术家不应过早定型

刘倩



meishubao/2017020410530211778.png

meishubao/2017020410531850515.png

“追求卓越:来自学院的艺术家——首届油画邀请展”现场


meishubao/2017020410533953855.png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著名美术理论家殷双喜


  2015年1月17日,“追求卓越:来自学院的艺术家——首届油画邀请展”重庆巡回展在重庆美术馆开幕,同期进行的是围绕此次展览展开的关于学院油画的主题论坛,针对中国学院油画风格谱系与文化传统等问题进行深入研讨。论坛邀请了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著名美术理论家殷双喜,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学院所副所长郑工,四川美术学院副院长、重庆美术馆执行馆长庞茂琨,重庆晨报编委、重庆晨网总经理肖和坤,北京大韵堂董事长、艺术主持蔡万霖,中央美术学院博士、批评家葛玉君共同探讨中国学院油画的风格谱系与重庆的地域性绘画特点,论坛由四川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策划教研室主任、清华大学博士尹丹主持,并以轻松对谈的形式,解读学院油画与地方文化之间的内在关联。

  在经历了众多嘉宾关于学院教育和川美教学模式的讨论之后,殷双喜最终总结时谈到了对于川美毕业后的青年人的状态的几点建议:“川美的青年画家或者学生创作有一个特点,就是早熟;很多学生在三四年级都已经跑到北京、上海去打工、找工作,工作于北京、上海的艺术杂志、网站,所以说川美同学敢闯天下,能吃苦,敢于打拼,这些都特别值得赞赏和鼓励。但是我从另外一个角度也有一点困惑,如果你过早出去工作的话,大学阶段本应安心读书的时候还有有时间读书吗?我们现在川美毕业的不少青年艺术家,早早在全国展览,并且在市场上有不错的收获。但是五年八年下来,我们会发现这么一大批成功的青年艺术家里面,继续发展的后劲不足。有相当多的艺术家,早早形成图象的样式以后,他就不太好变了,那你基本上就可以从学术性的展览转到画廊去了,这就是说产品过早的定型。”

  殷双喜对于这种普遍存在的现象提出质疑:“渴望成功是每一个艺术家的本性,那么什么叫成功呢,在今天是不是就可以概括为参加重要的展览,把画卖出去?可以说从直观的层面是这样的,这也算是成功的原因之一。但是,我们又在想,是不是艺术就这样就可以了?我们还是期待有一些人能够在这个基础上更进一步。因为一个艺术史,一个时代,它是由那些杰出的艺术家去引领的,如果这个时代只出一大批成功者,但是没有杰出的引领者,那就是我们总书记说的只有高原没有高峰的问题。”

  “一个艺术家,要有自己的判断、目标和追求。我个人觉得,志向要远大,但是成就要现实。你走到一步,在某种意义上你就没法把握了,很多东西不由你决定,你能决定的就是个人的追求。可以这么说,在虚的方面,你有多高的追求,你就能达到多高的高度。在实的方面,你有多深的厚度,你才能有多高的成就。所以,我个人对创作的早熟,应该辩证的来看。实践出真知,早点进入创作,体验创作的艰难,体验创作的要素,对于自己的成长非常有利。但是对于教师来说,他应该对学生的创作,有一个宏观的判断和观察,并且给出一些切实的建议和指导。这个早熟意味着早成型,一旦成型,想打破这个型,再继续拓展,就有难度了。就是说创作带来成功的同时,也带来发展的某种约束,因为成功是很难摆脱的。

  “我个人看法,积累型、技术型的艺术家,成熟比较慢一些,他首先要有一个成熟的基础,这种基础的训练是比较困难的。比如说文艺复兴,要成为一个画家,可能十几岁就得去跟着师傅在教堂里面研磨颜料,打下手,然后才允许你帮助师傅画一些不重要的边角的风景背景和画面,再过一个阶段才有可能让你画一个人物主题。一个青年从十几岁进去,可能要经过十二年到十五年,才能独当一面。”从而殷双喜认为当下的学院价值就在于给学生更加深厚的素质和基础,提供某种他未来向更为远大的目标进去的能力和素质。

  “教师可以直接对学生某种技巧和观念,但是我认为教师最重要的是要给学生自我学习的能力,给他能够自我调整和置换的框架,而不是给他一个模板,让他未来发展不确定空间很小。一个学生如果艺术家未来发展不确定因素不够大,我认为这是非常不好的。有些人的画,我觉得我看了以后,我可以五年不用再看,或者八年再回来看一下,他是积累型的变化很少,但是有些画家这次画了以后,你不知道下次他又会画什么样的,这种艺术家往往需要重视,这种艺术家往往是黑马。”殷双喜感慨。


相关文章